EE教徒/瑞金大旗扛起来

高中渣生ㄧ枚///

目前在凹凸世界坑主吃瑞金副all金

想像中的幼儿园

老师-凯利大老丶紫糖丶丹尼尔

剩下全员都是幼儿


大概分成三班


小火山班:嘉九岁丶佩利丶艾比丶埃米丶祖玛

指导老师:丹尼尔


小花班:金丶安特丶维德丶卡米尔丶鬼狐丶莱娜

指导老师:紫堂


小太阳班:格瑞丶雷狮丶帕洛斯丶雷德丶安没马

指导老师:凯莉


班级名字我真的想不到正经的((

慢慢填坑(。

再过一周就跟赏金一起慢慢写出来,我相信我可以(;ω;

刚刚发现了bug赶紧删了(O



占个tag,大概是赏金猎人格瑞x绝世舞娘金的设定


画图也不能 撸文也不能


觉得自己像个200公斤的小渣渣


(万年挖坑做死


【瑞金】夫妻间的羁绊

※漫画格瑞(旧新混杂)+动画格瑞x金

※ooc有注意

※双方暗恋

※星月腐女正常发挥

最後留个小彩蛋给帅气的护妻狂魔格瑞(’-’*)

如果能接受在往下看吧(,, ・∀・)ノ゛

__________

- -寒冰湖

这是个意外,金他们被预先装好的陷阱袭击了。

先反应过来的格瑞一起身就是先将金一脚踢到旁边,而陷阱引发的浓雾渐渐的包围住了格瑞。

“噗啊……很痛啊格瑞!格瑞你没事吧?”金面对突如其来的脚印,有些不懂状况的摸着脸庞看着前方的浓烟,而自己的发小正在那浓烟里。

格瑞警惕的提起烈斩环顾四周,他并没感受到人的存在,不过他更在意的是前方逐渐成形的影子。

待浓烟消散後,金慌张的跑向前关心救了自己的发小,“格瑞你没事吧!”他并没有等到回答,但是强烈刮起的暴风倒是让金进入了防御。

“你是谁。”  格瑞举起了烈斩,指向了对面的--

--格瑞…………?

“没事,你躲远点。”另一个格瑞也举起了烈斩指向对方,随後向上一蹬,就是与前方的自己打了起来。

金看着空中的二道绿光不断的迸裂出火花,一方面在努力的搞清楚现况。

而天上的两人,正不断的挥舞着烈斩分出高下,在每一次双方剑身碰触的那一刻空气都在颤栗,待一方放弃了攻击後则往後退,在空中聚集了所有的元力。

两人手里的烈斩都同时再次连结起线,完全的形体後则是比自身还要大上许多倍的烈斩已经在空中挥舞起来了。

--又是一把赌注了。

巨大的声响震破了空气,凹凸大赛的赛场里无不感受到这股恐怖的元力对峙。

两人同时握紧了烈斩,又更加往下压,直到看见了对方的武器完全的破裂,两人同时坠落地面。

金看着战斗看的入神,惊叹着这就是第二名的力量时,却没发现两个格瑞各站在自己的左右方,表情都是同样的冷静及警惕。

“金,快过来。”格瑞喊着在意的人的名字,伸手想去将他拉过来的时候,另一方也开口了。

“不,别过去。”他凶恶的看着另一边的自己,身旁发光的三颗星星不断的环绕着声音的主人。

金抱住自己的脑袋,脑袋里不断迴旋着真想赶紧逃离现场到紫堂跟凯莉身边的想法,“哪边才是真正的格瑞啊啊啊啊!!!”金坐在原地,那颗小金毛不断的向左向右看着,尴尬凝结了空气,他看着一边有着星星的格瑞,在看向有些紧张的格瑞。

“金、格瑞!你们没事吧?”上方的女声划破了这既尴尬又沉重的空气,一位黑发的女孩坐在粉色的月亮上面,尾端勾着熟悉的朋友。

“凯莉!紫堂!你们来的正好!!”金往上方招了招手,看见他们的到来金的笑容马上浮现在脸上。

看见她们缓缓的下降,凯莉轻松的跳下来,看了看四周在看向金,“刚刚那股元力释放是他们两造成的?”凯莉对现况并不意外,反而倒是起了兴趣。

金点了点头,不断的挥舞着双手述说刚刚的经历,“然後、然後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我也分不出哪个是我认识的格瑞啊。”金叹气着,像极了一只沮丧的小金毛犬,凯莉转了转眼珠,随後像是想到了什麽的笑了一下。

则在刚刚紫堂终於被自家的小斯巴达们接住了,虽然还是有跟没有是一样的,他起身拍了拍金,正想开口提出建议的时候则被凯莉拉到了一边。

“我想到一个好主意可以一石二鸟,你可别给我说话。”像是警告似的,凯莉的眼神带着威胁,随後拍了拍紫堂的肩膀回到了金身旁。

紫堂自然是打不过凯莉的,被瞪了一下後想说的话自然而然更是收了回去,害怕是三分,但是信赖这实力不凡的女孩更是占了七分。

“金,仔细听我的话,照着做就好了。”凯莉笑眯眯的在金耳边讲述着她的方法,金那白皙的脸庞却同时染上了一层的红晕,随後两人交流了下眼神後达成了共识。

凯莉将坐在地上的金拉了起来,随後将他放上了星月刃上,星月刃慢慢的往上飘,两边的格瑞都带着些许敌意的瞪着凯莉。

“别这样看着人家嘛,我可是为了让金认出哪个才是真正的格瑞才牺牲了我的星月刃的。”凯莉俏皮的吐着舌头眨个眼卖了个萌,随後收到金的暗号後便将星月刃召回自己身边。

而此刻的金来到了能够清楚的看见整个寒冰湖地景的高度,心里多少也还是有点害怕,但是还是向凯莉传送了暗号。

星月刃忽然的消失让金有些措手不及,他的脑子目前有些空白,忘记叫出自己的矢量疾走,也就这麽的从高处开始坠落。

“啧。”两方同时向上跳跃,同时带起了一阵强烈的风。

“呜哇啊啊啊!!!”金现在只能随着本能的乱叫,没有任何可以着地的地方,也没东西能缓冲,看见逐渐清晰的地面他闭紧了双眼。

带着星星的格瑞随即指挥着星星支撑着逐渐坠落的金,而自己又在空中再次的跳跃--还不忘对着比自己慢一步的下方人士摆出胜利的表情。

“这股感觉是怎麽回事,这就是……不甘心吗……。”下方的格瑞也再次的往上跳,接着一拳就往快接住金的那人挥了一拳。

对方接下来,不过却在空中後退了一点,本来占上风的自己看着上方的人,随後调整好姿势的再次追上。

每挥一拳的元力总是会把金在震到更高的地方,看着下方两个同样的身影为了自己而奋战,金就突然感受到脸颊的温度逐渐升高。

--不愧是格瑞啊,可是…………

金就在两个人的怀抱中不断的交换位置,一下是自带星星的格瑞,一下是毫无特徵就是表情凶的点的格瑞。

忽然天外降下了熟悉的神通棍,非常精准的勾起了金的帽子同时将金拉出两人的怀抱里,而那熟悉的声音也抓起了金的帽子,像是抓着小野猫的提起脑袋一片空白的金。

“哦,看我发现了什麽。”他笑了笑,看着着地的二个格瑞,挑起了眉。

地方的凯莉转身,看见计画失败後悄悄的摆出不满的脸。

“放开金。”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出来,看着站在高处的嘉德罗斯。

站在高处的嘉德罗斯看着手中的金,开口就是问他发生什麽事,“喂,渣渣,他们怎麽分裂了。”

“我……我也不知道!不要叫我渣渣!”金开始挣扎起来,同时也反驳自己那不满意的绰号。

“不过这样正好,这让我更加有兴趣。”那金发的主人拿起神通棍摆出架势,金也同时摔到了地面。

“无趣。”一方表示冷漠,对於武器刚损毁并没多大兴致去对战,不过他更担心在高处受伤的发小。

“放马过来。”那几颗星星回应着主人燃起的兴致,对於武器毁损,他也保证有足够的实力能够对抗。

“格瑞……。”金看着下方的两个在意的人,他的视线却刚好与毫无战意的那人对上了眼神。

虽然仅是一瞬间,但是仅能够肯定他知道谁是真正他所认识、在意、喜爱的格瑞了。

金的脸庞目前被红晕所覆盖,随後吞了口口水爬起来-就这麽向下跳了下去。

而那人也在金跳下去前已经飞奔过去了。

金非常自然的被拥入对方的怀抱里,而对方也难得的对他笑了。

金小小声的凑近格瑞的耳边,对他轻轻的说着

“格瑞,我喜欢你。”

被表白的人突然睁大了眼睛看着怀里那笑的娇羞的人儿,他并没说话,不过在着地的瞬间却温柔的在金的额头轻轻的留下一吻。

在场看见这一幕的人们都非常惊讶,其中凯莉已经默默的拍了下来刚刚那一幕,也可以说是全场最激动的反应了。

地方九岁的螺丝:被强行喂狗粮。

-----END----

额外的小彩蛋。

1.

隔天凹凸大赛不断传着第二名的格瑞交往了而且对象还是个男的。

从此在私底下他们都给格瑞取了gay瑞这个称号。

不过据说没人是无伤回来的。

2.

偶尔金会趁着格瑞不注意时喝掉他的牛奶,不过隔天凯莉与紫堂总是看不见金跑出来。

3.

一天早上格瑞醒来,看见怀里及背後都是自己的小恋人的熟睡脸。

格瑞的内心半是开心半是崩溃。

待两人醒来後自己要记得买个耳塞。

【瑞金】下辈子这回事

挖坑自己跳啊哈哈哈哈(炸裂

有生之年有後篇跟设定的……相信我

※转生有

※现代学生paro

※ooc与小学生文笔有

※设定乱

---------------

  “你想许下什麽愿望呢?获胜者_格瑞。”

  “我想……将这个世界重改,带着记忆再次保护他。”

 …

 ……

 ………

 “………………。”

“今天是新学期吗…………”少年穿上了制服,将不轻不重的书包拿起,微微的叹着气,看着空无一人的大屋一眼後离去。

 新学期总在炎热的季节,但又如那阳光令人充满希望。

他一如既往的搭上公车,停在校门前看着校门的迎接新生的布置,他不以为然的走进去,毕竟去年他可是独自来的,穿过吵杂依旧的门口,正准备走到布告栏看着自己所属的班级。

“姐姐!你看啊!我这身校服合不合我啊?”

熟悉不过的声音与那记忆中的金发重叠。

少年转过头看,他看见了女大生正帮着毫不在乎外人的金发少年拍着照。

那脱离不了稚气的嗓音、熟悉款式的帽子、毫无杂念的蓝眼是如此的与那人交叠。

“…………。”少年改变了行走方向,走向了那名新生想去确认,只差几步之隔就能到达的距离,他却瞬间与那名女大生对上眼了。

“你可别乱来,这可是你渴望的世界。”

声音在脑海响起,少年停下了脚步低着头,待女大生离去,再次回头往布告栏走去。

他知道她是谁,他也知道那少年现在没了他也很好。

“吵死了!渣渣!谁准你挡在我面前?”

碰的一声,少年转头看见的只有刚刚将笑容挂在脸上的人被踩在地上。

“你说谁是渣渣啊!”被踩在地上的人不服气的顶回去,换来的是加倍痛苦的伤。

“…………。紫瞳带着一些许的怒火眯了起来,少年再次走跑少年身边,揪起那人的衣领就是怒瞪。

“这不是我们的万年校排第二名格瑞吗?终於肯跟我干一架了吗?”那人笑着,不忘多蹂躏几下脚下的金发少年的小脑袋。

“喂!把你的脚给我拿开啊!”因为痛苦所以开始胡乱挣扎的少年脸上的表情开始扭曲了起来,他试图用手移开头上的脚,可见那只脚力道却是越来越大。

“放开那个新生。”名为格瑞的少年看着那厌恶的笑容,脸上出现了难得的凶恶,而旁边的人们开始围观了起来。

 “你居然为了这渣渣生气?哈!这还真是太令我失望了。”他带着鄙视的表情往脚下少年踹了一下,便撇了撇嘴角走了。

“………………。”格瑞看着那人走掉,蹲下身来就是抱起这个身上因伤而沾满尘土的少年。

是啊,就算到了这个世界,你还是一样呢。

“金。”

有没有太太喜欢EE受呢;;


身边的大家都吃EE攻让我觉得好寒冷;;


加上自己是个超大画渣QQ

【辉茂】夜凛蝶

脑洞一个瞬间炸烈(?

※架空注意 架空注意 架空注意

※结局一定是甜可以安心食用

※小酒窝在当时还没遇见茂夫 所以没有提及小酒窝

※看不懂应该很正常(###
------------------------------------------------------------------------

    茂夫生病了,他得了一个心理疾病。 这种疾病是从五年前流行的,名为夜凛蝶,触发条件还有触发时间至今都还没人探索出,只知道他们的症状大概都是一致的,例如眼前会瞬间一片黑,随后专属自己的夜凛蝶会从患者眼前飞过,据说一见到,就会着迷,疯狂般的。但是现实中,会有自杀的症状,患者会挣扎的在地上扭动,随后慢慢缩紧自己的脖子,直至死亡。至于为何会有这种原因,根据众多医师的报告及研究指出,夜凛蝶是患者最重要的事物、最渴望的事物化身,但是ㄧ回过神,却会有失忆、短暂性丧失语言能力、暂时性休克等症状。

  影山茂夫得病的第一天,并没有太过严重的挣扎,跟一些初期患者一样,只有暂时性失明、梦游这些轻微症状。

  可是第二天开始,他试图从五楼的医院窗户一跃而下,吓坏了探病的辉气跟灵幻。

第三天,他开始失去了语言能力,恍神状态越来越严重,最后基本上是放空的。 入院经过了三年,这些症状从未改变但也从未恶化过,身旁的人也逐渐放弃了他能救活的希望。

   “呐,影山君,听得见吗.....能记得我吗?我是花泽啊。”花泽坐在茂夫的病床旁,身上白色的医师袍与金色的短发随着风摆动,那张英俊的脸挂着淡淡的微笑,蓝色的双眸如同天空一样的广大而带着一些些的寂寞,磁性的声音在病房扩散开来,如蜻蜓点水的涟漪渐渐扩散,然后消失。

   花泽成了茂夫的主治医生,从他看见茂夫穿着白色的病人服差点从窗台一跃而下时他便下定决心,要当上医生,只为了拯救他所爱的人。 花泽当上心理医生后会带着他去花园闲言闲语,即使只是自己一人的自问自答,偶而带着他听着音乐,试图找出影山是否还有意识、偶而也会带着他一起去看表演,但这个只是因为两人能有多少美好的回忆,虽然最后也只会是只有自己一人记得。

   某天辉气下定了决心,带着一束粉色的玫瑰及白色的玫瑰,带着这些花进入了茂夫的病房,紧张的同时也握紧了手中一个精美的盒子。

  辉气坐在茂夫的病床旁,将花束放在茂夫的身上,随后在淡淡的月光下,开始了一段深情的求婚告白。

  "无论你是否能听见,但是我这几年来,都一直喜欢着你的,影山君,你的背影就像影子一样,有光时出现,光消失了却又隐没于黑暗,若你愿意,我将给你这个诺言,成为你的光,只为你发光的光。"

  沉默许久,辉气慢慢的将戒指套在茂夫手上,对应着自己的戒指,银白色的光泽透着清纯,毫不掩饰自己的光芒,闪着光,简约的戒指,成了花泽给他一辈子的誓言。

  花泽盯着茂夫苍白的睡颜,像是在看睡美人一样,那精致的五官跟小脸毫无生气,安静有如一幅画的在病床上规律的呼吸着。辉气有点着迷,将脸慢慢凑近,却又看见对方的嘴唇缓缓的发出音节。 那是一种几近于崩溃的声音,慢一个个简单的音节在花泽的脑海中拼出一句句令他心碎的话。

"不要离开我,律....对不起,如果我去的话....."

"师匠,您要去哪?为什么逐渐的离我越来越远呢?.....师匠......?"

  "呐,花泽君,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吧.....?"几近从本人身上讲出的话语,声音熟悉却又不敢掉以轻心,花泽给与简单的回覆。

  "我不会抛弃影山你的。"花泽给与一个坚定眼神,对着声音来源温柔的说着。

  "太好了,谢谢你喔,花泽君。" 随后,茂夫化为了一支夜凛蝶,在花泽的眼前如昙花般的现身,却又不断的飞远。

直到花泽睡着在茂夫的病床上,茂夫便张开了眼,嘴角微微上扬,摸着辉气的头,然后看着窗台的月光,像是层薄纱掩盖住整个房间,隐约还能看见夜凛蝶的身影渐渐化成粉消失殆尽,才轻声细语的说着:

 

   "晚安,花泽君。"

  夜晚来临时,你闭上了眼,我睁开了眼,而你是真实,我是谎言。

  “这样的我,隔天你醒来时,我也能毫无保留地跟你说我爱你了吗?“

【輝茂】萬聖夜

沒人產糧只好自己寫qq

*小學生文筆

*ooc注意

----------------------------------------------------------------------------

10/31號,萬聖節。

  西方人的傳統,家裡會放著一些南瓜燈,擺放一些糖果,然後等待裝裝扮成一些鬼怪的小孩敲門。

  無聊,至少輝氣是這麼想的。

  自己前幾年還裝扮成魔法師的樣子去要些糖果滿足自己,直到雙親離去自己獨居後,輝氣拋開這些想法。

  他打開自己公寓的門,可以看見一些小孩子的歡笑聲,時不時的喊著不給糖就搗蛋,看著看著,輝氣發現自己嘴角有些不自覺的上揚,淡藍色的的月光下一頭金髮隨風飄揚,他瞇起好看的藍色眼睛讓他變成漂亮的下弦月。

  但是自己長大了,怎麼能夠再去要糖果呢?

他試者甩甩頭撇開再次穿上那帥氣的魔法師服的想法,轉身關上公寓的門。

  他躺在床上,玩弄自己的金髮,看著時鐘發呆。

  20:05分。

  不如今天早點睡吧。

  “叮咚!”在輝氣準備闔上雙眼的那一瞬間,門鈴想響起了。

  輝氣有些煩躁的下床,但是他又有些小期待,所以特地繞去廚房的櫃子拿了些小糖果,畢竟自己住在4樓的公寓,能來找自己要糖有點稀奇。

  輝氣塞了幾顆糖果放進口袋裡,打開門

  “花澤君,給糖或搗蛋……?”

  輝氣有些愣住。

  眼前說話的小惡魔眨了眨自己純澈黑的眼睛,身後的小翅膀及尾巴呼應著主人的心情微微揮動,鍋蓋頭髮型上有著兩根小惡魔角,整體的裝扮都讓輝氣多了驚奇跟害羞感。

  “花澤君?沒有糖果嗎……?”

  茂夫再次開口,將籃子拿到自己的面前。

  輝氣稍微思考了,他將準備拿出來的糖果重新塞回口袋,然後笑著對比自己矮幾截的小惡魔說著

  “不給糖,來搗蛋吧。”

  茂夫表情沒有多大的變化,只是沉默了一下。

  “那麼,花澤君就要跟我一起去搗蛋了呢”

  茂夫重新抬起頭,露出淺淺的笑容。然後推著花澤君進屋。

  “欸?……”

  花澤感嘆著這個人,除了超能力以外都沒有的人,總是能突然的帶給他驚喜的影山茂夫。

  就像小惡魔般擾亂他的心。

  輝氣換好服裝後,身著魔法師的精美套裝,華麗的登場。

   “花澤君好帥呢。”

  茂夫有些開心的拍著手,翅膀高興的舞動著,就那麼飛了起來。

  花澤有些害羞的撇過頭,然後深吸一口氣。

  “那麼高貴的小惡魔啊,你願意陪著我花澤輝氣這位偉大的魔法師,去搗亂世間呢?”

  輝氣單膝跪下,輕抬起茂夫的手背,湊上去親吻一下後,睜著一隻眼睛邀請茂夫。

  茂夫微微的紅著臉,隨後微微點頭的說出願意。

  “那麼,就讓我帶著你吧。”輝氣也試著用超能力使自己騰空,然後將茂夫公主抱著,緊緊的摟在自己懷裡,就怕他的翅膀調皮的飛走。

  隨後關上了門,在天空飛翔著的魔法師帶著搗蛋不成的小惡魔,在月色潔美的夜空裡,開啟了今日的萬聖節。

---------------------------------------------------------------------------------

下方的狼人律都準備拿著菜刀桶我了rrrr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