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瑞金/修仙大失败☆

一位湾家沉迷凹凸粮的图文渣
主吃瑞金副吃all金
很会潜水☆☆☆☆☆☆☆

希橙:

来来来,各位凹凸朋友们,我不想说什么,尊重角色是每个人必有的素质吧,我想骂人,但是我又不能,好吧我只想说你的雷狮,安迷修等被涂掉了你们怎么想,尊重每一个凹凸的角色,我也不想说太多,好自为之谢谢。

夜樱儿:

挂人


抱歉,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讨厌三次元
你在签绘上写雷安,雷卡我不表示什么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
可是金惹你了?

我就画个金,你把他扁的那么一文不值?

抱歉
就像广元这种小地方也是有金厨的:)

不要当我们金厨没人好吗?

:)

地点是四川广元第三届梧桐漫展

希望有住在广元的金厨可以转发
也请求大佬们转发

【辉茂】夜凛蝶

脑洞一个瞬间炸烈(?

※架空注意 架空注意 架空注意

※结局一定是甜可以安心食用

※小酒窝在当时还没遇见茂夫 所以没有提及小酒窝

※看不懂应该很正常(###
------------------------------------------------------------------------

    茂夫生病了,他得了一个心理疾病。 这种疾病是从五年前流行的,名为夜凛蝶,触发条件还有触发时间至今都还没人探索出,只知道他们的症状大概都是一致的,例如眼前会瞬间一片黑,随后专属自己的夜凛蝶会从患者眼前飞过,据说一见到,就会着迷,疯狂般的。但是现实中,会有自杀的症状,患者会挣扎的在地上扭动,随后慢慢缩紧自己的脖子,直至死亡。至于为何会有这种原因,根据众多医师的报告及研究指出,夜凛蝶是患者最重要的事物、最渴望的事物化身,但是ㄧ回过神,却会有失忆、短暂性丧失语言能力、暂时性休克等症状。

  影山茂夫得病的第一天,并没有太过严重的挣扎,跟一些初期患者一样,只有暂时性失明、梦游这些轻微症状。

  可是第二天开始,他试图从五楼的医院窗户一跃而下,吓坏了探病的辉气跟灵幻。

第三天,他开始失去了语言能力,恍神状态越来越严重,最后基本上是放空的。 入院经过了三年,这些症状从未改变但也从未恶化过,身旁的人也逐渐放弃了他能救活的希望。

   “呐,影山君,听得见吗.....能记得我吗?我是花泽啊。”花泽坐在茂夫的病床旁,身上白色的医师袍与金色的短发随着风摆动,那张英俊的脸挂着淡淡的微笑,蓝色的双眸如同天空一样的广大而带着一些些的寂寞,磁性的声音在病房扩散开来,如蜻蜓点水的涟漪渐渐扩散,然后消失。

   花泽成了茂夫的主治医生,从他看见茂夫穿着白色的病人服差点从窗台一跃而下时他便下定决心,要当上医生,只为了拯救他所爱的人。 花泽当上心理医生后会带着他去花园闲言闲语,即使只是自己一人的自问自答,偶而带着他听着音乐,试图找出影山是否还有意识、偶而也会带着他一起去看表演,但这个只是因为两人能有多少美好的回忆,虽然最后也只会是只有自己一人记得。

   某天辉气下定了决心,带着一束粉色的玫瑰及白色的玫瑰,带着这些花进入了茂夫的病房,紧张的同时也握紧了手中一个精美的盒子。

  辉气坐在茂夫的病床旁,将花束放在茂夫的身上,随后在淡淡的月光下,开始了一段深情的求婚告白。

  "无论你是否能听见,但是我这几年来,都一直喜欢着你的,影山君,你的背影就像影子一样,有光时出现,光消失了却又隐没于黑暗,若你愿意,我将给你这个诺言,成为你的光,只为你发光的光。"

  沉默许久,辉气慢慢的将戒指套在茂夫手上,对应着自己的戒指,银白色的光泽透着清纯,毫不掩饰自己的光芒,闪着光,简约的戒指,成了花泽给他一辈子的誓言。

  花泽盯着茂夫苍白的睡颜,像是在看睡美人一样,那精致的五官跟小脸毫无生气,安静有如一幅画的在病床上规律的呼吸着。辉气有点着迷,将脸慢慢凑近,却又看见对方的嘴唇缓缓的发出音节。 那是一种几近于崩溃的声音,慢一个个简单的音节在花泽的脑海中拼出一句句令他心碎的话。

"不要离开我,律....对不起,如果我去的话....."

"师匠,您要去哪?为什么逐渐的离我越来越远呢?.....师匠......?"

  "呐,花泽君,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吧.....?"几近从本人身上讲出的话语,声音熟悉却又不敢掉以轻心,花泽给与简单的回覆。

  "我不会抛弃影山你的。"花泽给与一个坚定眼神,对着声音来源温柔的说着。

  "太好了,谢谢你喔,花泽君。" 随后,茂夫化为了一支夜凛蝶,在花泽的眼前如昙花般的现身,却又不断的飞远。

直到花泽睡着在茂夫的病床上,茂夫便张开了眼,嘴角微微上扬,摸着辉气的头,然后看着窗台的月光,像是层薄纱掩盖住整个房间,隐约还能看见夜凛蝶的身影渐渐化成粉消失殆尽,才轻声细语的说着:

 

   "晚安,花泽君。"

  夜晚来临时,你闭上了眼,我睁开了眼,而你是真实,我是谎言。

  “这样的我,隔天你醒来时,我也能毫无保留地跟你说我爱你了吗?“

【輝茂】萬聖夜

沒人產糧只好自己寫qq

*小學生文筆

*ooc注意

----------------------------------------------------------------------------

10/31號,萬聖節。

  西方人的傳統,家裡會放著一些南瓜燈,擺放一些糖果,然後等待裝裝扮成一些鬼怪的小孩敲門。

  無聊,至少輝氣是這麼想的。

  自己前幾年還裝扮成魔法師的樣子去要些糖果滿足自己,直到雙親離去自己獨居後,輝氣拋開這些想法。

  他打開自己公寓的門,可以看見一些小孩子的歡笑聲,時不時的喊著不給糖就搗蛋,看著看著,輝氣發現自己嘴角有些不自覺的上揚,淡藍色的的月光下一頭金髮隨風飄揚,他瞇起好看的藍色眼睛讓他變成漂亮的下弦月。

  但是自己長大了,怎麼能夠再去要糖果呢?

他試者甩甩頭撇開再次穿上那帥氣的魔法師服的想法,轉身關上公寓的門。

  他躺在床上,玩弄自己的金髮,看著時鐘發呆。

  20:05分。

  不如今天早點睡吧。

  “叮咚!”在輝氣準備闔上雙眼的那一瞬間,門鈴想響起了。

  輝氣有些煩躁的下床,但是他又有些小期待,所以特地繞去廚房的櫃子拿了些小糖果,畢竟自己住在4樓的公寓,能來找自己要糖有點稀奇。

  輝氣塞了幾顆糖果放進口袋裡,打開門

  “花澤君,給糖或搗蛋……?”

  輝氣有些愣住。

  眼前說話的小惡魔眨了眨自己純澈黑的眼睛,身後的小翅膀及尾巴呼應著主人的心情微微揮動,鍋蓋頭髮型上有著兩根小惡魔角,整體的裝扮都讓輝氣多了驚奇跟害羞感。

  “花澤君?沒有糖果嗎……?”

  茂夫再次開口,將籃子拿到自己的面前。

  輝氣稍微思考了,他將準備拿出來的糖果重新塞回口袋,然後笑著對比自己矮幾截的小惡魔說著

  “不給糖,來搗蛋吧。”

  茂夫表情沒有多大的變化,只是沉默了一下。

  “那麼,花澤君就要跟我一起去搗蛋了呢”

  茂夫重新抬起頭,露出淺淺的笑容。然後推著花澤君進屋。

  “欸?……”

  花澤感嘆著這個人,除了超能力以外都沒有的人,總是能突然的帶給他驚喜的影山茂夫。

  就像小惡魔般擾亂他的心。

  輝氣換好服裝後,身著魔法師的精美套裝,華麗的登場。

   “花澤君好帥呢。”

  茂夫有些開心的拍著手,翅膀高興的舞動著,就那麼飛了起來。

  花澤有些害羞的撇過頭,然後深吸一口氣。

  “那麼高貴的小惡魔啊,你願意陪著我花澤輝氣這位偉大的魔法師,去搗亂世間呢?”

  輝氣單膝跪下,輕抬起茂夫的手背,湊上去親吻一下後,睜著一隻眼睛邀請茂夫。

  茂夫微微的紅著臉,隨後微微點頭的說出願意。

  “那麼,就讓我帶著你吧。”輝氣也試著用超能力使自己騰空,然後將茂夫公主抱著,緊緊的摟在自己懷裡,就怕他的翅膀調皮的飛走。

  隨後關上了門,在天空飛翔著的魔法師帶著搗蛋不成的小惡魔,在月色潔美的夜空裡,開啟了今日的萬聖節。

---------------------------------------------------------------------------------

下方的狼人律都準備拿著菜刀桶我了rrrrr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