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瑞金/修仙大失败☆

一位湾家沉迷凹凸粮的图文渣
主吃瑞金副吃all金
很会潜水☆☆☆☆☆☆☆

希橙:

来来来,各位凹凸朋友们,我不想说什么,尊重角色是每个人必有的素质吧,我想骂人,但是我又不能,好吧我只想说你的雷狮,安迷修等被涂掉了你们怎么想,尊重每一个凹凸的角色,我也不想说太多,好自为之谢谢。

夜樱儿:

挂人


抱歉,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讨厌三次元
你在签绘上写雷安,雷卡我不表示什么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
可是金惹你了?

我就画个金,你把他扁的那么一文不值?

抱歉
就像广元这种小地方也是有金厨的:)

不要当我们金厨没人好吗?

:)

地点是四川广元第三届梧桐漫展

希望有住在广元的金厨可以转发
也请求大佬们转发

P1是明天学姊生日给的贺图...(摊手


P2双金ummmmm背景无能


P3是手书来着 呜恩恩应该没人会知道我画哪首(扭动


瑞金可真可爱<3


都相隔一段时间我的画风一直稳定不下来好难过TTTTTTTTTTTTTT


【瑞金】恋爱革命

我终於有时间上来了…………
觉得太多ooc好对不起所有角色所以我要调整心情…………

※一篇完

※少女情怀满满的金(

※学院paro 

※甜吧 是甜对吧?

※ooc我很尽力了……要喷请喷小力点(弱

他们好可爱啊快结婚好吗呜呜

-----------------

如果恋爱是场革命的话,我觉得你跟我打了十五年了啊。

黑板上麻木的数学算式不断的藉由笔写入笔记本,金试着将笔记本那些乱起八糟的算式给送进大脑,不一会儿就已经投降在课桌上拿起自己另外的本子画起图来转移注意力。

本子上满满的告白场景都令金那麽的渴望,与那熟悉的人一起牵着手、去游乐园。

那比自己高一点的身影充满脑子,金一想到又笑了起来,随後就被点名了。

“金同学!笑的那麽开心想必都会了吧?”台上的老古板又推了推眼镜,看着金被吓到的表情又得意的接下去,“这题由你来做讲解。”

“呜诶……!”还沉迷在粉色妄想里的金马上就被熟悉的声音拉回来,这老师总是针对他那可怜的小脑袋。

金走上台举起粉笔,费尽心思的想着刚刚的笔记後动笔,在旁的老师看着金认真的表情十分满意,想着自己一定有将知识授予给这个常常上课不专心的小调皮鬼,金随後放下了粉笔,黑板上歪七扭八的字马上让老师的称赞吞回肚子。

“金同学。”

“我在!”

“回去作业你得教两份给我,明天中午前收。”金发誓他看见老师眼里真的有火在燃烧,他很委屈的坐回位置,就像之前一样。

趴在桌上,思考人生直至下课铃响起。

“金……金你没事吧?”紫堂幻坐在身旁安慰着那埋在整堆数学作业里的小傻瓜,每道题都是基本题,金需要几分锺才能解决一题,这老师对付金可是从不心软的塞卷子呢。

金按了按自己的笔,看着出不来的笔芯不耐烦的伸直腰哀号:“那老头子居然敢这样对我!”随後又倒回桌上贴上那完全空白的考卷。

像是想起什麽似的金赶紧扑上紫堂大声求救。

“紫堂你会救我的对吧?”金睁起水汪汪的大眼求救,相信同班一年的好同夥一定会帮助他。

“金……这些都是基本题,我相信你可以的……”紫堂尴尬的笑了笑,斩断了金的希望桥梁,让金再次见识到世间的残忍後抓住对方的校服不放弃的催促:“救我啦!紫堂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呜呜!!”

紫堂最受不了这句了。

他刚开学总是被高年级的混混学长欺负、被班上的同学唾弃着,金是他的第一个愿意与他交谈的朋友。

“你在这做什麽?我们一起玩吧!”对方朝气的声音充斥在耳边,就像太阳似的散发着温暖的光,紫堂从那时就想着-

如果能回报他,一定要帮助他到底。

“好……”紫堂话语未完,一个熟悉的声音马上打断了他的回答。

“给我等一下,金,你的告白计画不干了?”头上别着一颗粉色星星的黑发女孩踢了踢金那残破不堪的小桌子。

金马上转头大叫,“我还没要告白啦!”班上其他人的视线充满好奇的盯着金,金道了个歉後才低调小声的回答:“我根本没说要啊……”他低了低他的小金头,头上黑白配的帽子跟着滑落。

“哦…可是本小姐可是看见你笔记本上的计画……”凯莉大声的说着,之後金红着脸的收好桌上的考卷及本子,赶走了那些想看清楚本子内容的人们。

“凯莉妳太过分了啦!”金不满的抱紧本子,一口气塞进已经负荷不下考卷的抽屉里。

“哦呀哦呀,不用那麽害羞啦,格瑞人挺好的不是吗?”凯莉拆起棒棒糖接起话,随後递了一根给金与紫堂,金赌气的接下对方给的糖果,一生气就把糖果大口大口咬碎。

“喂喂,糖果不是给你这样浪费的,给我细心品尝啊。”凯莉拿起桌上的骷髅型小包敲了下金的头脑,将话题拉了回来,“在过几天可是学校情人限定告白日啊,不去参加?”

金捂着被打疼的头,摇了摇头。

我怎麽可能有勇气呢。

格瑞身为大金一届的学长,冷酷的冰山个性加上那好到不可思议的成绩与体能自然是被众多女生给追求,而自己只是那其一的小迷弟,加上又是青梅竹马的设定,完全不能像漫画那样子告白成功吧?

“随你啦。你可要小心,被人先抢先走的话你就别後悔一辈子。”凯莉耸了耸肩,用还未开封的棒棒糖指了指操场上银色与紫色的身影正热烈的交谈着。

金彷佛要埋在醋海被淹死了啊。

再次打开那充满告白话语的笔记本,金的脑海里满是纠结在一起的结绳。

午餐时间是凹凸中学的巅峰,人潮与餐厅是着名的景象之一,金跑到了二年级的教室前,脚步充满了轻盈与愉悦。

“格瑞!”金在门口大力挥舞着手,试着引起那人的注意,不过映入眼簾的只有绑着双马尾的紫发女孩与格瑞面对面吃饭,不知道在交谈着什麽,金心头涌上了无数的酸意。

不过,身为格瑞的女……男人绝不认输!

金再次积极的挥着手,殊不知挥到正要进门的另一个学长--嘉德罗斯。

“喂,渣渣你不想活了?”对方充满鄙视的眼神直直的盯着金,金也急忙的道歉。

“呜啊……!对…对不起!嘉德罗斯!”金九十度的鞠躬直直的撞上对方的肚子,令对方更是火上加油的举起拳头。

“呜哇啊!要被打了……咦…?”眼看着就要被打上脸,金抱紧了自己的头,等待疼痛感覆上全身。

“住手,这里可是学校。”格瑞的眼神充满着冷漠,,一只手就抓住了嘉德罗斯冲过来的拳头。

对方不满的撇撇嘴,随後撞过金与格瑞坐到座位,“啧,渣渣这次算你幸运。”

“拿去。笨蛋,下次可别这麽招摇了。”格瑞将便当盒递到金的面前,不等金的话语就将门关上。

金看着便当盒有些委屈的回到班上,虽然说已经习惯了格瑞这样的个性,但是果然还是有些伤心……。

金坐回座位上晃起头,试着让坏心情都离去,随後看着凯莉与紫堂开心的打开便当盒。

“肯定又是格瑞做……喂,金你是不是拿错便当了?”凯莉夹起一口饭,一只眼睛看着爱夫便当吐嘈着,不过等待打开後凯莉放回了手上的那口饭,愣着看起笑容满面的金。

金依旧挂着微笑,吐嘈着凯莉,“格瑞怎麽可能会拿错!今天的菜不就…………”金反驳到一半後将视线往下,看着与以往不同的饭菜,用着海苔做成的心型便当与精致的菜色,金住口了。

“金,不吃吗……?”紫堂咬着三明治,看着金有些僵住的脸问了起来。

金的自尊受到了过大的打击,他有些颤抖的夹起一口饭吃了起来。

-这不是格瑞做的!!!!

金沉默的关上便当盒,抓着自己的箭头小钱包就往福利社跑去,丢下不解的同夥继续吃着午餐。

金简直快饿坏了,抓着紫堂仅剩的馋嘴零食与凯莉的棒棒糖就是大吃大喝,後悔自己为了午餐不是格瑞做的午餐而拒食的愚蠢行为。

“金你这傻瓜,不就是个便当也要如此计较,爱情可真恐怖啊。”凯莉喝光了草莓牛奶,将盒子精准的丢进回收桶後看着哭的像只小鼻涕虫的凹凸小太阳。

“唔也不……可似窝厨了各睿的午餐我…咕嗯…也没有胃口啊。”金接过紫堂递来的水,拍了拍肚子後才接续话题。

“好好好是是是……您说的都对恋爱小呆瓜。”凯莉坐在位置上给金一个白眼带过,随後开始了最後一堂课。

这节课金过的特别难受。

在放学时看着大家都离开教室,紫堂与凯莉也挥着手与金告别,而金看着窗外的夕阳叹息着这不美好的一天。

“放学可是唯一可以跟格瑞独处的好机会!”金抓起自己的笔记,开始拿起笔写起了自己的计画,等到了许久,夕阳渐渐落下他依旧不见格瑞的身影。

他收拾好东西後决定决定自己去寻找格瑞。

金像个小偷似的贴紧门,听见格瑞的脚步声後安心的松了口气,不过随後的女声却打破了金的安心感。

“格瑞!这边……不行。”

金的好奇心驱使着他想一探究竟,下秒门就被打开,金吃痛的跌坐在地上看着盖住他的身影。

格瑞与那个女孩正看着自己。

“金,你怎麽还没回去?”格瑞提问。

“我…我想说很久都没等到格瑞来所以来……”金撇开了眼神,他不敢正视格瑞,他怕一对上泪水就会不争气的滑落。

格瑞叹了口气,“我早上就跟你说过我今天要忙学生会的事情了。”格瑞扶起了金的手被拍掉了。

“对……对不起,我……我先走了。”金难得的拍掉格瑞的手,低着头声音带着哭腔,匆忙的收起掉落在地的考卷,抑制着眼里的泪水後跑走了,格瑞伸出手想抓住对方,却又放了下来。

接连好几天金都没有与格瑞一起上学,午餐也只是喝杯水随便应付,回家也是第一个跑出教室连再见都不说,整个人就是被低气压给淹没。

凯莉与紫堂完全看不下去。

“喂,金你也太夸张了吧。”凯莉率先打破沉默,拍了拍金的桌子,看着对方瞄了自己一眼又保持沉默的继续放空。

凯莉抓着紫堂的衣领後不满的说着,“我不管你了,要饿死要怎样随便你吧,走了,紫堂幻。”

“可是金……哇啊!”紫堂指着金,正要说点什麽时就被拉走了。

教室又只剩下金一个人了,金终於将脸与桌子分离,随後拿起本子,疲累的拿起笔写着字,写到一半就有粗鲁的撕掉,委屈的哭着、趴在桌上闷气。

周四下午是社团与自由时间,而终於忙完事情的格瑞提起书包就走到金的教室门前,想起这几天不见的小太阳,他打开了门。

窗簾被风肆意吹动,坐在床边的金发发小糊里糊涂的睡着了,地上散落着几张纸,格瑞低下身子捡了起来。

“今天与格瑞一起吃了蛋包饭!真的很开心,所以格…………”

格瑞再捡起另一张。

“今天与格瑞吵架了……心好痛,不如放弃吧……”
“笨蛋,你的爱也太快就放弃了。”

格瑞将视线转向金累坏的脸庞,随後坐在另一张桌子上看着他的笔记本。

等金睡醒时他才意识到快放学了,赶紧收拾起东西後,发现自己的笔记本不见了,正要寻找时就被叫住了。

“金。”格瑞手上拿着笔记本,金慌张的站起身想抢夺过来,但因为营养不均衡而不稳的跌了身子,格瑞敏捷的一只手捞起金,将人禁锢在怀里。

“这就是你这几天不吃不喝还躲避我的原因?”格瑞抵着金的额头,逼迫对方那向大海般的清澈双看着自己。

“…………。”金撇开头不说话,也不肯说。

格瑞叹了口气,拿起了手上的笔记本。

“说了这就还你,我还没看过内容放心吧。”很显然这对金有非常大的诱惑,金看着笔记本欲言又止。

“我…我喜欢…………”金讲起第一个音後又渐弱,格瑞缩了缩怀抱,让对方看着自己。

“说出来。”紫色与蓝色的眼眸互相映着对方,金也一股傻劲的大喊。

“我……我喜欢格瑞!从以前就!很……!很喜欢了!”看着金满脸通红的表情,格瑞嘴角微微一笑,他低头吻上金。

在夕阳下淡淡散发着的暖意映射着教室,两个身影重叠在一起,格瑞吻的时间不长,就像蜻蜓点水般的轻轻带过。

金整个人都像小苹果一样红翻天,脑子完全转不过来。

“格……格瑞?”金抬起头对上格瑞,充满水气的脸庞搭上清澈的蓝眸,语气无意里充满甜腻的撒娇。

该死的可爱。

“那女孩只是新的学生会委员之一,别想太多,便当看来你不喜欢,我的疏忽,抱歉。”格瑞一口气回答金满腹的疑问,随後又落下一吻。

金不解的张着嘴想提问时格瑞率先打断。

“我已经看完内容了。”格瑞晃了晃手中的笔记本,看着对方炸毛的反应後用笔记本遮住对方的视线,在对方的耳边送出了他的回答。

“嗯,我也喜欢你,从以前到现在。”

-------------------

【all金】每晚对面宿舍都有一道萤光绿(上)

*学院paro

*ooc我尽力了qq

*****瑞金主场******

00

金与格瑞交往了,这让整个校园都意外的炸了起来。

不过情商微乎其微的小天使每晚都能让我们的资优生格瑞

--每晚绿。

01

“格瑞!我要跟卡米尔参加甜点派对啦!”对方的金毛上顶着一顶可爱的派对帽,打开房门就准备出门。

“等一下,你该不会忘记後天是期末考?”格瑞坐在书桌前,手上的笔与翻书声从未听过。

“欸……卡…卡米尔也会教我的!人家成绩也不差嘛!那…明天晚上我大概也不会在宿舍!”金转了转那双汪汪大眼,调皮的眨了几眼後关上房门跑了。

女生宿舍专用聊天室--

月亮上的甜点女王:
怎麽对面男生宿舍在发光啊?

柠檬与香菇浓汤是绝配:
嗯……萤光绿……

02

作为凹凸世界小太阳的金,每节下课总是被一群女生约出去散步、聊天、吃午餐。

这些事情还算简单,格瑞总能使个眼神扫过,外面的小迷妹们总会被眼神吓到找藉口跑掉。

不过可对男生不一样啊。

“请问金在吗?”对方手上抱着许多资料,站在门口大喊。

坐在格瑞对面把玩着格瑞腾出的左手的金放下了自家恋人的手跑去门前。

“啊!安迷修学长!怎麽了?”

“诶……?今晚?可是格瑞……真的?没问题我说一声吧!”金忽大忽小的声音在提到格瑞名字时又逐渐的缩小。

格瑞将听觉集中在对方的对话当中,手中的书不断的翻页,眼睛仔细的阅读却读不进去任何的字眼,直到那糊里糊涂的恋人跑回来就是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

“那个……格瑞…也许你也听到了……学生会要开会筹备园游会…所以……嗯…”对方断断续续的话语并没有让格瑞不满,只是无动於衷的坐在座位上盯着他。

“那麽他也应该向我提也不是向你提。”格瑞阖上书叹了口气说道:“况且我也是副会长,他个会长不跟我提又是怎麽回事?”

“说的也是!我跟安迷修学长说声吧!”金恍然大悟的拍了下桌,趁钟声未响前跑了出去。

这下可好了,金上课过了三十分钟还没回来。

格瑞举起了手:“我去处理学生会事情一下。”随後不带温柔的关上了门。

不出所料,金与安迷修在一起忙着批改公文。

格瑞内心翻了几个白眼,给隔壁的中二骑士。

“啊!格瑞!你不是要上课吗?”金看见恋人站在门口,跑向前想拥抱对方,对方却用一只手挡下。

“那些课程我为你听的,我并不缺老师的讲解。”格瑞拿着手上的笔记拍了拍对方的头。

“果然格瑞对我最好了!既然你来了那就一起帮忙吧!公假安迷修学长会帮你的。”

格瑞对上安迷修的眼神,风尘之景。

到了晚上,格瑞坐在书桌前,看着对方从浴室只套件衬衫出来,发丝上的水珠不断滴落於他行走过的路上。

“……格瑞!抱歉啦抱歉!今晚我得去安迷修学长那边处理社团的公文!”对方自以为蹑手蹑脚的拍了拍自己的背,格瑞又起了无奈。

“这些公文不是给我们俩解决?怎麽又多出了社团?”格瑞简直快折断手中的笔,但是他又怎麽忍心对小恋人生气。

喔不,他忍心对对面的安迷修。

对方穿的那麽诱人还跑去对面通宵改公文?

看着金随便拿起一条小睡裤与穿上後连门也不关的打开对面房间的门。

格瑞:当然是选择原谅…………

隔壁男生房间聊天室--

享拥天酒与地肉有船我雷总:
隔壁夜灯是萤光绿?让不让睡?

最大块的蛋糕永远属於卡米尔:
大哥,听说对面的骑士约金过去通宵改公文。

享拥天酒与地肉有船我雷总:
卡米尔我们走。

---------------TBC

跟朋友谈论出来的hhhhhhh

没意外还会有二集
精神病院、宗教、幼儿园还是停更一周( (ミ´ω`ミ))



要去带一群小朋友我豪紧张rrrrr

没时间更文对不起大家,之後的一个礼拜大概都停更

偷偷改个瑞金图,这系列可真可爱

存在很多bug我好痛苦ヽ(・ω・ゞ)

【all金】这个幼儿园没有问题(7)

对於医师说打针不会痛都是谎言开了洞写了下去…………(本人也害怕打针

*全员幼化除了三位老师

*ooc存在

----------------------

31

最近流行起了感冒。

於是幼儿园排了接种疫苗的活动,小朋友们都沮丧极了。

“紫堂老师!那些阿姨是要跟我们玩的吗?”金拉住紫堂的衣角好奇的问着。

紫堂蹲了下来,摇着头说,“阿姨要帮你们远离病痛的哦!”

小花班的小朋友手中的玩具都掉落了。

随後爆出一波又一波的哭声。

“丹尼尔老师我不要打针呜哇啊啊啊啊…………!”

“凯莉老师今天……没有比赛吗…………?”

“呜哇啊啊啊啊啊我不要打针呜啊啊啊啊!!!”

老师们忘不了小孩们最怕的就是打针。

32

走进保健室的声音在所有小朋友耳里听起来就像入狱。

“安特吗?…放轻松……阿姨会很温柔的……”护士接过安特手中的单子,随後准备好针筒,还不忘安抚一下看起来就快哭的孩子。

“像被蚊子咬一下而已,不会很痛的!”

针已经逼近了手臂,随後惨叫声传来了。

“护士阿姨骗我呜哇啊啊啊啊啊!!!好痛呜哇啊啊啊啊啊!!!!”艾比斗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滴落,随後紧抓着自家弟弟手等着这酷刑结束。

“姐!很疼啊!!!”埃米不满的抱怨,但是颤抖的手掩盖不了他也害怕的事实。

此时安迷修走了过来。

“美丽的小姐,在下来帮您遗忘疼痛吧。”安迷修深情的看着艾比,後者突然停下了哭泣。

“不用了,没马骑士。”艾比瞬间表情变得很镇定,旁边的埃米惊叹着被打枪的骑士的力量。

安迷修小朋友要坚强,等等就换你了。

33

金不是没打过针,不过那时都有秋在场所以他并不畏惧。

“金嘛?看起来很乖呢!不会痛喔…深呼吸一下吧。”护士温柔的撩起金的衣袖,熟练的上酒精消毒随後拿起针管。

插下去的瞬间,金与理智断线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疼啊呜啊啊啊啊啊啊!!!!”

丹尼尔老师迅速的冲过去抱住了金。

“不哭!很快就结束了!金。”他揉了揉怀里的金毛,在发漩上温柔的留个吻。

效率第一,全场最佳丹尼尔。

34

嘉德罗斯与护士小姐对峙着。

“那个……嘉德罗斯小朋友……坐在椅子上好吗……?”护士一往前走,嘉德罗斯就越紧握着神通棍退後。

“我才不会生病!不用打针!而且……”

“格瑞好厉害!居然不会哭……!”捂着手臂的金站在旁边看着面无表情的格瑞。

格瑞非常理所当然的接受金的公然表白。

嘉德罗斯看见後,往前走了。

“渣渣,快帮我打针。”他坐上椅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护士。

护士对於突然的转变适应不过来,不过还是走向前做好消毒准备打针。

“啧……”嘉德罗斯强忍泪水,往金的方向看去。

“格瑞真的不怕吗?好厉害啊!不愧是格瑞!”金高兴的坐在格瑞旁边吹瑞,丝毫感受不到嘉德罗斯炙热的眼神。

不甘心的感觉就是这样喔,嘉德罗斯。

35

卡米尔、雷狮、雷德等人都打完针了。

待孩子们打完针後,轮到老师们了。

凯莉、丹尼尔非常有大人气概的打完,哦

地方的紫堂老师还没。

“紫堂先生……没事的……”护士尴尬的看着不敢伸出手的紫堂幻,试图安抚对方的情绪。

“老师没问题的!”金跑了过来,对着紫堂打气,而紫堂也给予笑容回应。

紫堂放轻松心情,随後深呼吸的等待。

“好的,结束了,请不要戳揉伤口以及挤压伤口,待血止住後即可将棉花拿起。”

“好的。”紫堂礼貌性的点头表示致谢。

转头便看见丹尼尔老师抱着金一脸委屈道

“老师也疼,金呼一下伤口老师就不疼了。”

紫堂随身携带手机真是太好了。

--------------------

接下来大概是一个主题五个小章节这样写吧…………应该!

画风好混乱呜呜,而且我没擦好线稿!!(吵


“格瑞...还没回来...哈呜...恩...”坐在草皮上的小动物嘴中呢喃着什麽,也许是在讲梦话吧?


金宝有一万个可爱的理由TTTTTT


【all金】这里是精神病院,只收正常人(1)

*ooc有

*全员假酒喝好喝满

--------------------

06

这场肆虐大赛的怪病只有丹尼尔、紫堂幻、卡米尔、雷德与佩利逃过一劫。

不过繁忙的工作也落在他们身上。

例如制止安迷修想跳下窗户找马、雷狮扒了金的病服还有那三不五时就想找格瑞尬舞的嘉德罗斯。

最难搞的还是那个星月魔女。

“紫堂幻,这甜品不合格,怎麽敢给本小姐拿上来啊?”紫堂看着对方将盘子与甜点摔到地上,旁边的星月刃作势就要打过来。

“紫堂幻,金呢?”

“那排行第二的高手终於搞上金了?怎麽不拍个照给我?嗯?”

凯莉不止得了甜点戒断症,还有一个

--妄想混乱症。

07

“格瑞…我疼……”

嗖。

“…………。”

“不可以!格瑞……!”暧昧的言语充斥着整个房间,金发的男孩推了推眼前的发小。

嗖。

“交给我吧……。”对方温柔的吻上身下的少年,语气带着温柔与宠溺。

嗖,翻书声充满整间病房,凯莉满意的看着手中的书,夸奖着在旁的裁判球。

“不愧是凹凸商店呢,应有尽有。”

隔天金跟着格瑞来到凯莉的病房探病。

“凯莉!妳还好吧?”金看见熟悉的女孩悠哉的躺在病床上,边又向前走去。

“当然,这里的技术可是有屈指可数的顶尖设施,我怎麽可能不会很好呢?”凯莉翻着书,看了眼金後将书阖上放在旁边的柜子上。

“说的也是……嘿嘿……格瑞!快来跟凯莉问好啊!”金揉了揉自己的头,像是想起格瑞的存在,转头向格瑞招手。

“…………。”

“……………………?”格瑞看向旁边的柜子,上面的封面是熟悉的金发与自己,左下角还小小压个限制级的标志。

格瑞眼中闪过一丝的惊恐,看着凯莉的眼神也截然不同了。

此时凯莉眼中已经开始幻想前面的两个病人互相拥吻起来了。

“格瑞……?格瑞你还好吗!”

当格瑞意识到凯莉的威胁性时,金还毫无知觉的与凯莉聊天。

08

“你们这群渣渣是怎麽搞的。”嘉德罗斯踩着裁判球,拔起了手上的点滴後走下了床。

“我不可能生病的,要我说几次。”嘉德罗斯不满的拿起那被踩坏的裁判球,随後召唤出大罗神通棍将病房破坏。

“哟,格瑞,今天要来一决胜负了吗?”扛着神通棍的金毛站在格瑞病房的窗户外,随後向前一挥。

格瑞的病房再次的毁了。

“不打,金在睡觉。”格瑞抱紧了怀里的金,眼神凶狠的瞪着毁坏病房的凶手。

不知道为什麽,嘉德罗斯此时心中再次充满了怒气,一气之下又一言不合的冲上去发动攻击,而格瑞拿起烈斩冲向前防御。

然後整间医院就又坏掉了。

但是我们的金骨骼清奇,毫发无伤。

09

金是不愿意去充当镇定剂的。

一是有个自称海盗的莫名奇妙都会扒光自己的衣服,二是某九岁孩子会一言不合的就抓着自己去挑釁格瑞,三是某个骑士会抱着自己讲着根本不存在的事情讲整个晚上。

“卡米尔,我并不想去雷狮的病房…………”金委屈的看着卡米尔,汪汪大眼更显无辜,但是对方也很无奈的看着金。

“但是大哥迟早会饿死的……金,拜托你了……,我在请你吃糕点吧?”卡米尔低着头看着金,直到对方露出笑容说着好才继续往前走。

金是个容易心软的孩子,但是同时也很坚强。

“这样还满不错的嘛……”雷狮满意的看着对面穿着女仆装的男孩,吃着串烧喝着酒凑向前。

“要不就这样来一发试试?”他将金压在墙上,一只手若有若无的环上了金的腰。

此时的金好死不死的症状又发作了,他感受不到任何触感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就像空掉的人偶呆呆的站在原地。

“恶党你给我等一下!!!!!”

突如其来的破墙让金意识被拉了回来,但也被这意想不到的破墙给波及到。

“啧,碍事的骑士。”雷狮不满的撇嘴道。

“啧,碍事的骑士。”看着监视器的凯莉也异口同声的说着。

10

格瑞是很不放心金去当镇定剂的。

他也不放心他去别的参赛者的病房。

更何况他的病房每天都是一对因为嘉德罗斯而变成的瓦砾堆。

“你睡我这就好……。”格瑞每次都拿这句堵住金想回自己原来病房的念头。

至於金也不是那麽的听话的。

他踏出了格瑞的房间,随後走着走着。

参赛者金,不在此收讯範围。

“歪,姐姐,我在一个很黑很黑的地方,不知道往哪边走。”

---------------------

金大概得靠秋才回的去医院了|°з°|(不

画只金宝!!

假装自己会画画并且上色完了!!(上色废


“准备好了吗?”金发的少年湛蓝的眼里透着信心



“不用你说,当然。”而另一边的白发少年燃起希望的红瞳回应着同一副身体的主人。


双金给我的感觉好带感......偷偷不要脸的占个双金tag





【all金】这个幼儿园没有问题(6)

含糊带过喔嗯嗯…………丹金真好吃……

*全员幼化除了三位老师
*ooc注意
------------------------
26

“很久很久以前,王国生出了一名可爱的公主,不过皇后也因为过於虚弱病逝了……”

“父亲!我能出去外面玩吗?”金站在父王前,照着剧本抱住了安迷修。

“当然可以,我的乖女……噗!恶党你做什麽!”安迷修也抱住了金,非常幸福的蹭了蹭,随後一道雷电过来往安迷修脸上打去。

“公主只属於我雷狮的,不准你个没马的抱。”雷狮坐在台下,悠閒的靠在椅背上看着安迷修。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姐姐呜哇啊啊啊啊…………!!!!!”金被雷电吓的眼泪不断的往小脸滴落。

绿色的大刀与神通棍困住了雷狮。

卡米尔与紫堂抱着金安抚那被雷电吓哭的小小心灵。

NGx1

27

“魔镜啊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卡米尔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子,眼神冷到彷佛想冷死当魔镜的孩子。

“当……当然是皇后您了……只不过…………”

“白雪公主比您更加美丽……。”魔镜的声音略带发抖的说着,不过他看见卡米尔的脸部表情变得非常正常。

“当然,金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存在。”卡米尔自信满满的说着。

“停!停停!卡米尔你说错臺词了!”紫堂在台下吐嘈着。

“可是我觉得卡米尔说的没错。”佩利反驳。

“就是,反正我们都知道结局了有什麽关系吗?”帕洛斯跟上。

“金的确是最可爱的存在。”丹尼尔点了点头,不断的吹捧着怀里与金一模一样的娃娃。

紫堂心很累,并且将在旁发呆的金往自己靠了一些。

NGx2

28

“鬼狐,我相信你可以完成任务的。”卡米尔背对着鬼狐,看着窗外的风景说道。

“请相信我吧,皇后殿下。”鬼狐低下身子,行个礼後提着猎枪离开。

一路过来都很正常,带公主进去森林这部分并没什麽问题,如果忽略了他们走不进下个场景还一直往後退的这个问题。

“等等……格瑞、嘉德罗斯你们能不能别挡住路。”

“哇……格瑞这样好可爱啊哈哈哈!”金走到扮演树的格瑞面前,大笑起来。

“喂,渣渣我在这里!”旁边的嘉德罗斯不服的凑了上去。

“额……嘉德罗斯也很帅气喔!”金勉强的夸奖着。

嘉德罗斯骄傲的看着格瑞,随後拿起神通棍就是跟格瑞开战。

“停下!!!你们怎麽突然就打起来了!!”

NGx3

29

“这里居然有小木屋,我现在回不去城堡了,不如就借住在这里吧!”

金打开了木门,随後看见桌上摆满了精致的糕点,金开心的坐上椅子吃了起来。

“卡米尔!这个好好吃啊!”金举起叉子称赞着坐在旁边的卡米尔。

“喜欢就好。”卡米尔语气充满宠溺,也吃下一块蛋糕。

“卡米尔小朋友你怎麽会出现在木屋!还有那些糕点哪来的!不是正常的面包吗?”紫堂激动的站起身子,看了眼旁边的两个同事。

“现在可是点心时间,给他们吃糕点没什麽毛病吧?”凯莉拆开一根棒棒糖,指了指台上吃的开心的二位小朋友。

紫堂居然无法反驳。

NGx4

30

“我们的家居然有人偷跑进来了!”艾比指着打开的大门惊恐的说着。

“他不仅吃光我们屯下来的粮食!”埃米指着餐桌说着。

“他更上去了我们的房间睡着了!”雷德指着楼梯喊着。

“不可原谅,我们要把这个白吃白喝的家伙赶出去。”祖玛亮出了武器,随後上楼。

七个孩子看着熟睡在床铺上的白雪公主,瞬间放下了武器。

“我的天,他好可爱!”维德跑到金的旁边惊叹着。

“他像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安特接上。

“让他继续睡吧…………”莱娜讲完後为金盖上了被子。

嗯……好像混了什麽进去。

“丹尼尔老师要睡请回你的办公室!放下你手中的金小朋友!!!!!”

NGx5

-----------------------

全场最佳:饰演小矮人们的七位小朋友